新闻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广岛进行演说,与被爆者拥抱的场面令人感动。然而并不能因此就简单地解读为双方达成了和解

 27日,对广岛进行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和平纪念公园(位于广岛市中区)发表了演说。演说结束后,他与森重昭先生(79岁,居住于广岛市西区)进行了拥抱。一直以来,森先生从未间断祭奠死于原爆的美军俘虏并寻找其遗属。虽然这一场面无疑是令人感动的,但是如果人们都将其解读为美国总统和被爆者达成了全面“和解”的话,便多少存在着误差。本文将对其中的原因进行分析。(金崎由美)

 5月上旬,我前往美国进行采访时,不经意间为森先生和奥巴马政权在日后建立起联系提供了契机。

 当时,美国还未对外正式宣布访问广岛。我为了收集信息而采访了日美两国政府的相关人员。在我向一名美方的工作人员问到奥巴马对被爆地抱有什么看法时,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当我说到“原爆牺牲者中含有美军的俘虏时”,对方转变了态度并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听说。”随后,那位工作人员便开始记起了笔记。

面对悲伤,日美不分国界

 我向那名工作人员指出:“如果美方对原子弹的投放行为予以肯定,那么牺牲者中存在本国国民的事实会成为阻碍。所以人们从未予以关注,而那些遗属们恐怕也很难发出声音。”说完,对方便微微点头。接着,我又提到了和我关系不错的森重昭先生一直在自掏腰包调查美方遇难者一事。我说道:“森先生认为,死于原爆的生命之重以及遗属的悲痛之情对于日美双方来说都是相同的。对此,他特地在广岛市内安置了一块追悼的名牌。如果奥巴马总统能够和森先生见面并一同悼念日美两国的遇难者将会是一件很好的事。”

 在奥巴马访问广岛数天前,美方给我发来电子邮件,询问森先生的联络方式。我立刻回了信。于是,在奥巴马历史性到访广岛的那一天,我从远离演说会场的采访区域见证了他和受到美国政府邀请的森先生会面的情况。

 奥巴马在演说中说道:“这名男性找到了丧生于此的美国人的家人。他认为,那个家庭所失去的就如同他自身失去的一样。”这段话使我屏息凝神。此外,奥巴马在拥抱时抚摸森先生背部的画面使我感到情绪激动。第二天早晨,我再次收到了美方发来的邮件。信件中对我提供的好建议表示了感谢。

 虽然无从得知奥巴马政权基于日方提供的情报进行了何种讨论,但我确信至少对于那些从未被提起的牺牲者和守护那些灵魂的被爆者,日美双方拥有作为人类的共鸣。

 在听完奥巴马的演说后,森先生兴奋地说道:“这简直像做梦一般。”他感到“常年的辛劳得到了回报”。此外,对遇难者遗属和森先生的交流进行追踪拍摄并独立将其制成纪录片“纸灯笼”的美国电影导演巴里•弗雷歇特先生(45岁)在27日早晨给森先生寄去了邮件。他在信中写道:“12名美军俘虏将与你同在。”森先生说,这一切都使他感到心情激动。

 对于独自坚持调查的森先生的复杂心情,美军俘虏的遗憾以及遗属的悲伤,奥巴马以拥抱给予了安慰。而这些人都应当受到最高等级的犒劳。

 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森先生与奥巴马的拥抱并不能代表所有被爆者与美国总统之间的关系。

作为象征被报道

 在海外,尤其是欧美地区将森先生与奥巴马拥抱的场面作为双方“和解”的象征进行了报道。这也许是向森先生发出邀请的美国政府所设想的结果。从中,我们也不难推断出美国意在借此机会向国内传达对于太平洋战争中美方牺牲者的哀悼之情。

 然而,被爆者们的价值观是千差万别的。其中存在“原谅美国”的人,同时也存在追究使用原子弹责任或要求美国“道歉”的人。双方各自拥有深刻并且正当的理由。如果拥抱的场面被过度单纯地解读,便会孕育出不同意见被抹杀的危险性。

 广岛和长崎在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幸存下来的人们又是如何渡过了这71个年头?为了让世界了解原子弹受害的实际情况,我们必须做到和奥巴马总统访问广岛之前一样,坚持不懈地进行讲述。

(刊登于2016年6月1日晨报)
ページTOP